◆ 中文版  ◆ ئۇيغۇرچە  ◆ English  ◆ русский | [全国] 切换

服务热线:

QQ:2176387611

周一到周五,10:00—19:00

专访王选:把真实历史留下来

0
来源:丝路网
发布时间:2016-09-10
打印本文
【摘要】  王选,1952年生于浙江省义乌市崇山村,毕业于杭州大学,1987年赴日本留学,1995年开始从事日军侵华战争细菌战受害者调查和对日民间索赔工作,成为细菌战中国

  王选,1952年生于浙江省义乌市崇山村,毕业于杭州大学,1987年赴日本留学,1995年开始从事日军侵华战争细菌战受害者调查和对日民间索赔工作,成为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被多家国内媒体及读者评为“年度人物”。

    


  历史的证人


  2012年8月7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首次表态,支持部分日本议员登钓鱼岛。从购岛、登岛到占岛开发,日本在钓鱼岛继续玩火,野田佳彦将石原“购岛”闹剧升格为日本政府规划后,在日本地方政客和右翼分子的煽动下,日本政府又一次“顺手牵羊”,钓鱼岛争端日本连破三大“红线”,有国际观察家认为如今看来中日一战已无法避免。


  很多中国年轻人对于那一段历史不太了解,宏承号创始人想告诉他们一点,人类是有记忆的,这是人和动物的区别。因为有记忆就产生文化,文化有延续,会不断地发展。你对这个世界了解多少,这跟我们对历史的了解有关系。有人讲过一句话,谁掌握了历史谁就掌握了现在。


  一位整天拉着上百名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在中国和日本间来回折腾打官司的中国女人;一位英语和日语都非常精通且不图任何报酬而与日本政府较劲打官司的中国女人;一位经常被人骂为“有病”而让英国广播公司(BBC)年轻、漂亮、干练的女制片人流泪的中国女人;一位经常被骚扰(其电话和邮箱总是无来由地出毛病)还不被众多国人所理解的中国女人。——她就是王选。


  这个弱女子同日本政府进行了超过8年的“抗战”,她的身后是一些七老八十的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她试图让人们明白:日本细菌战的罪恶不大白于天下,人类文明史将蒙羞。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王选的八年抗战》在这一年十月出版。书作者在封面上说:我们倘若失去历史,还将失去从历史的教训中,得到进步的机会。


  王选,这个为细菌战奔走呼号了十几年的女人,在她四十二岁的时候才知道了细菌战,她发出惊呼:“我怎么到现在才知道,是谁抹去了我知道的权利?”


  战争过去了六十多年,这桩人类文明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到今天还没有完全揭露出来的原因,有日、美的联合掩盖,有细菌武器的隐蔽性,也有世人对这段历史的模糊和淡忘。这里面有日本人的抵赖,有美国人的掩盖,更有中国人的冷漠和忘却,或者说是集体的无知无觉。我们丢掉了历史,我们失去了历史感,我们漂荡在现世生活的河流里。终于,生活于乡野之间的受难者发出了追讨正义的呐喊,冲破了岁月的尘封,这呐喊来自于半个世纪的历史深处,这呐喊表明历史的不灭不死。


  奔走呼号的王选有一个信念,就是将这一人间极罪说给每一个可能接触到的人听,他们相信,只要你听了,就不会不为所动。他们达到了目的。因为乡野民间的参与,他们复活了一段历史,他们补上了历史的一页,他们成了历史的证人,他们让历史生动。这是一批有道德责任感的中国人。“看见了,就不能背过身去”。

    


  “两个王选”足以让日本沉没


  2002年8月27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经过27次开庭审理之后,宣布王选和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原告败诉。从1998年第一次开庭到2006年,已历8年,8年诉讼,40多次开庭,有媒体如此评价王选:又一次的8年抗战。发生在60年前的8年抗战赢得了胜利,而2006年的8年抗战仍看不到尽头。


  2006年7月19日,王选和细菌战原告团的成员,站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的法庭上再一次听到了败诉的结果。


  细菌战原告团决定再一次上诉。但是王选老了。从42岁知道细菌战并参与诉讼到现在已经60岁,王选的脸上已经有了抚不平的皱纹,脊背不再那么挺直,眼睛里有了一种疲惫和忧郁。不仅仅只有王选一个人变老了,还有中国的原告王晋华,这位中国浙江义乌崇山村的农民,第一次开庭的时候他的头发还是花白的,现在,当他再一次站的法庭上的时候,已是银发满头。被岁月改变了的还有为中国原告辩护的日本律师们:土屋公献、一濑敬一郎、鬼束忠则、西村正治、荻野淳……


  “所有的人汇集在一起,奉献自己最美好的人生年华,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解开中日之间战争结下的结,但到现在为止,这个结还是错综复杂地缠绕在一起,坚硬极了。”王选说。


  王选依然奔波在中日之间。北京大学教授徐勇说,细菌战诉讼是发生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中国的大历史事件。细菌战诉讼最有价值的地方是通过中国乡间民众对个人权利和尊严的追讨,带动了国人包括学界对发生在60年前的那段黑暗历史的调查、揭露、研究和思考。


  末日般的鼠疫灾难、强奸、抢劫、撒毒、放火、活体解剖,人间的极恶,埋在村民们记忆中的是恐怖、悲伤和愤怒。当发生在60年前的罪恶出现在王选眼前时,王选愤怒了。“日军在中国进行的细菌战攻击造成大约100万民众的死亡。


  在日军施放鼠疫的浙江义乌崇山村,王选的家族有包括叔叔在内的8口人罹难,崇山有396个村民死于鼠疫。国恨家仇让王选成为一名斗士。这时候的王选的感受是“愤怒得要爆炸,屈辱得心脏疼,仇恨浸满了浑身每一个细胞”。


    带着180名七八十岁的老人,奔走在中日之间,王选常常挂在嘴边的词是“正义”“公道”和“良知”。王选被中国的媒体塑造成了“民族英雄”。


  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说,“只要有两个王选这样的中国女人,就可以让日本沉没。”王选认为:“谢尔顿怎么说,我是不在乎的。可能是他觉得我太‘厉害’了。其实,即使有两个王选,日本也不会沉没。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讨论日本会不会“沉没”的问题,而是自己要争气,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把国家建设强大。我们有很多值得自豪的东西,如传统文化强调‘仁’。当初我们优待日军俘虏,收养日本孤儿,以德报怨,是对暴力、野蛮的最有力的批判。特别是收养日本孤儿,在日本,很多人对我说,收养与之作战的国家的孤儿,他们做不到。”

     


  把真实历史留下来


  这么多年来,王选一直为给日军细菌战中国的受害者讨公道而奔走,因为她就是受害者的亲人,她家有8位亲人死于细菌战,王选要为他们讨还公道。


  王选1987年与丈夫一起赴日留学。1995年,王选看到一条新闻:首届有关731部队的国际研讨会在黑龙江召开,会上,两个日本人报告了他们在浙江义乌崇山村调查731细菌战的情况。


  义乌崇山村,是王选父亲的家乡。1942年的一天,一架日军飞机低低地飞过。十几天后,瘟疫爆发,400多人痛苦地死去。一支自称防疫部队的日军来到村里,竟然进行活体解剖。小时候,父亲曾讲起小叔叔受尽折磨死去的情形,父亲痛苦而恐怖的神情,让王选至今难忘。看了这条新闻,王选就想,中国,有多少细菌战的受害者?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于是,她的人生轨迹改变了,一直到今天。


  宏承号创始人和王选女士结缘于2002年,当时宏承号创始人任新华社系统某报记者,组织策划了幸存二战河南劳工向日本政府讨血债的活动,王选女士大力支持:“我代理的官司几乎肯定是赢不了的,但是我一定要让整个世界都知道,日军当年是怎么屠杀中国人的。目前,从法律上我们也许赢不了,而且人力、物力极端匮乏,但是我们一定要在道义上战胜他们。如果日本政府不承认在中国曾经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可以世世代代和他们打官司!这笔帐一定要清算,道歉、赔偿,一个都不能少!”


  6830双布鞋,于2010年8月14日下午被整齐地摆放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广场, “老兄弟们,给你们送鞋来了,穿着上路吧……”当年的劳工幸存者代表告慰劳工英灵;同一时刻,师承太虚大师的释源杰法师,在河南宣读《中原佛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和平祈祷文》, 为被法西斯魔爪夺去生命的死难者虔心祈祷,祈愿他们永脱苦轮,往生极乐,祈祷世界永远和平……为期2天的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活动启动。


  这些布鞋是为悼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日本强制劳动而死难的中国劳工而制作的。宏承号创始人和918网总编吴祖康,作为本次活动的新闻统筹阐述本次活动的意义:6830双布鞋代表着6830名死难的劳工、烈士,每一双布鞋的背后都是一个被撕裂的家庭。


  从1943年到1945年,日本共强行绑架169批,共计38936名中国劳工到日本135个工地从事重体力劳动。另据日本外务省1946年的统计,有6830名中国劳工客死异国他乡。这6830双布鞋都是与会者一双双摆放在追思会现场上的。


  14日下午4时30分开始摆,一直到晚上8点多。年轻的劳工遗属, 国内来宾,华侨,日本朋友,台湾朋友人手一双鞋,有秩序地摆好,回去取另一双,再摆好,一百多人冒着近40度的高温直到把6830双布鞋全部摆好,同时,默默地祝这些劳工前辈一路走好。一些到纪念馆参观的市民也加入了队伍。


  整个下午,年近六旬的王选女士神情凝重,一直在为已故劳工摆放布鞋。王选始终在路上,哪怕这条路上有无数的艰难险阻,她也从不曾停下脚步。

287[责任编辑:usergl1]
标签:
免责声明:易再生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刘希平说:"好的教育必然是在学校与学生不断相互选择中此次改革把更多选择权交给学生和学校,从选课到选考,扩大学生和学校的双向选择,使招生公平从已有的程序公公平进一步走向内容公平。松华说。(本报记者 李玉兰)

头条推荐

热搜内容

顶部